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正文

【话题】警惕大数据成为“足球癌症”…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11-15  来源:体坛周报  作者:一起小编  浏览次数:567
核心提示:大数据,进步还是摧毁?文|洛朗-达维德萨马马 编译|向波这本是理想转会的样板2015年1月,被视作阿森纳未来关键球员的巴西后卫加布里埃尔保利斯塔加盟,今年夏天却悄无声息地转会西甲巴伦西亚。64场比赛,只有1个进球。当初,连续在阿尔沙文、沙马赫、朴主永等球员的转会上吃了亏的温格,决定与时俱进,他在2012年进行了一项昂贵而特殊的投资:花费300万欧元与体育数据行业的专业公司StatDNA合作。2015年,温格
 大数据,进步还是摧毁?

文|洛朗-达维德·萨马马  编译|向波

这本是理想转会的样板……2015年1月,被视作阿森纳未来“关键球员”的巴西后卫加布里埃尔·保利斯塔加盟,今年夏天却悄无声息地转会西甲巴伦西亚。64场比赛,只有1个进球。当初,连续在阿尔沙文、沙马赫、朴主永等球员的转会上吃了亏的温格,决定与时俱进,他在2012年进行了一项昂贵而特殊的投资:花费300万欧元与体育数据行业的专业公司StatDNA合作。

2015年,温格在数据软件的支持下,签入巴西后卫加布里埃尔。可一年半之后,巴西人垂头丧气地离开阿森纳。

拿到合同后,该公司的超级软件立刻开始了计算,从数以万计的数据中,它发现了年轻的德布劳内,那时曼城还没考虑签下如今大红大紫的比利时中场。渐渐地,温格被这种全新工具的效率所折服。当时他的球队正饱受后防不稳的困扰,温格转而求助超级电脑,为他找一个优秀的中卫。最终,软件给他指定了一个完美的人选:加布里埃尔。

高大,充满活力,脚下灵活,对抗强硬,一名非常适合英超特点的球员。然而就在枪手签下他一年半之后,巴西人低着头离开了酋长球场。对他和阿森纳来说,这是一次失败,对于完全建立在数据基础上的转会模式也一样。

不可或缺的数据

这样的失败,并没有冷却足球世界对于数据的热情。如今,数据无处不在:任何一场电视转播的比赛都有数据统计。这种显著的变化始于1980年代,正如前Canal+电视台体育部门主管查尔斯·比埃特里所介绍的那样,“作为付费频道,我们在足球转播时必须做到最好、最特别。除了声音、图像之外,数据也能显得我们与其他电视台与众不同,尽管当时的技术还不允许我们做得太多。”



电视转播已经越来越多的利用到数据。

随着时间推移,数据触及的范围不断延伸、更加专业和精细,直到成为精确的指标。这股浪潮发源于英格兰,1990年代初,在酒吧烟雾弥漫的后厅,一大堆球迷记录着自己所支持球队在球场上的细节,以打发周日时光。20年过去了,伴随着商业足球的来临、技术的完善,当年这些球迷的个人爱好变得职业化,转变成真正的金矿。他们的继承人如今叫做Prozone或Opta。这些公司在全世界开设办公室,从深层次上改变了人们对足球的认知。

Opta Sports法国区负责人卢瓦克·莫罗解释说:“在法国,大部分法甲俱乐部与我们合作,一些欧洲豪门(比如阿森纳、曼城、国际米兰)和各国足协也是我们的客户。”各大传统和新兴媒体对数据的迷恋不可否认,Opta如今向所有电视台、主要的纸媒和互联网提供服务。


更多先进的数据收集装置被运用到训练当中。

职业俱乐部也投入了战斗,他们非常渴望掌握这些数据。这样的投入代价不小,经过评估,根据所使用的科技手段的不同,每赛季在这方面的支出从5万到30万欧元不等。正如一名业内人士所说,这是“进步的代价”。在法国,最先迈出这一步的是里尔和圣艾蒂安,随后是安切洛蒂治下的巴黎圣日耳曼。2011年接手球队后,意大利主帅带来了自己的执教方法,尤其是在训练中系统地使用追踪器。

这种追踪器就像是微型GPS,戴在球员胸前或护腿板里,能收集并形成巨大的数据库。安切洛蒂当时表示:“这很重要,能让我们控制好训练的负荷,帮助球员拿出最好的表现,避免受伤。”但这种方法要求专业知识。为了从收集到的多如牛毛的数据里提取出有用的结论,顶级俱乐部往往都求助于专业人士,他们的角色是什么?曾在里昂和圣日耳曼工作过的亚历山大·马尔莱概括道:“组织和优化球员的球场表现。我们是教练组、医疗组和主教练之间的联系。”


这是一个异常关键的角色。法国在这方面才刚起步,已经落后于其他国家。马尔莱说:“在某些法国俱乐部里,外籍球员看不到训练和比赛中有关自己个人表现的数据和评估,他们对此感到很吃惊。即便是拿到这些信息,通常数据也不够明确,或者没有经过分析……除了那些由外籍教练执教的俱乐部之外,我们在这方面还处在1980年代!”

时不我待,数据正成为现代足球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所有那些赢得冠军的球队都在用!2013年以来,德国国家队与企业软件专业公司SAP合作,让勒夫做出更加精确、合理的选择。这种工作分为两部分:一方面,大量的摄像机分析球员在球场上的站位和对手的跑动轨迹,同时球员球袜里的生物传感器记录跑动距离,球员的心率和加速能力。

具体来说,这可以帮助球员改变某些动作和技术习惯。在拜仁和德国队,门将诺伊尔经常扮演自由人的角色。这种超越本职范围的现象不是新鲜事,他的前辈卡恩每场比赛的跑动距离达到4公里,诺伊尔几乎达到了两倍!他在球场上的“热图”(代表球员在球场上的活动范围)更有说服力。

德国“门卫”经常远离自己的球门,靠近后卫,与队友相互传球,或者长传发动进攻。现代足球里的其他一些发展趋势也能通过数据来发现,比如更多利用短传来控球,逐步放弃远射这种被认为效率低下的进攻手段,边卫更多地参与进攻,甚至直接威胁对方的禁区。这简直就是另一种足球。现代足球。

数据变成“足球癌症”

那么就出现了一个重要问题:足球会因此而变质,甚至失去自己的灵魂吗?美国职业体育(篮球、冰球、棒球、橄榄球等)非常看重数据,这已经是事实。每场比赛结束后,甚至暂停时段,球员都能看到自己的个人数据统计。为了能在数据排行榜上占据高位,他们会更多去做那些能“带来回报”的动作,也就是说能被数据统计人员重视、给自己加分的动作。


在法国著名足球评论员埃里克·迪梅科看来,这偏离了正确的方向,更像是一种“足球的癌症”。“数据统计快让我疯了!足球不是橄榄球,需要看重和计算推进了多少码!如果一名球员在尝试完成一次30米的长传前,去思考是否会失误、给自己的数据统计抹黑,转而完成一次能算作成功传球的短传,这真是太愚蠢了!所有这些会杀死足球!”如何解决这个问题?莫罗认为:“数据首先是一个指数,必须永远结合背景去分析这些数字,以避免被滥用。”


一些人也为足球的过分数据化表示了担忧。

将一切都数据化的危险,显然会降低甚至消灭足球的浪漫主义。查尔斯·比埃特里对此不以为然:“数据统计不是浪漫主义的结束,消灭它的更多是商业足球所带来的对失败的夸大。”

Usbek&Rica是一本分析未来趋势的杂志,主编蒂埃里·凯勒也赞同这样的意见:“数据分析致力于预计,包括总统选举的结果。所有人都知道,我们不能把自己的生活封闭在数据里。还需要去对抗,让自己的直觉说话。如果想赢得比赛,有一个卡塔尔老板,远比拥有一个好的数据师要现实得多。总会有意料之外的事件出现,球员受伤,门将失误,裁判失误,甚至录像裁判的演示错误……尽管有金钱、数据的存在,足球永远都是一项美妙的浪漫主义的运动!”


坚信精确细致的数据能带来好成绩的英格兰人马修·本汉姆,致力于证明相反的结论。他旗下的Smartodds是一家线上博彩公司,近些年在足球博彩事务上赚得盆满钵满,并将部分盈利重新投入到足球中。2014年,他开始投资丹麦甲级联赛的一家小俱乐部中日德兰,让大数据的信徒拉斯姆斯·安克森 担任俱乐部主席,一大批教练剖析任意球、界外球、点球等数据。

1年之后,出乎所有人的预料,中日德兰夺得联赛冠军。这样的表现勾起了本汉姆的胃口。在斯堪的纳维亚取得成功后,他决定将这样的方法引入英格兰。靠着巧舌如簧,他参与到伦敦俱乐部布伦特福德的事务中。当时布伦特福德身处英甲,本汉姆带来了安克森及他的执教方式,以及专门收集和分析各种数据的教练。这次冒险的开头还不错,布伦特福德在足总杯中虐了切尔西,然后成功升入英冠联赛。


布伦特福德也希望用数据改变球队的命运,然而结果……

记者托马斯·圣图伦介绍道:“为了升入英超,完成最重要的一步,布伦特福德前所未有地看重数据。中场休息时通过短信来下达换人和战术调整的指令,转会都是远程操作,不对目标进行实地考察,以避免主观判断影响数据分析的结果。”这样的方式如今越来越不灵了……

当前,布伦特福德离英超目标越来越远,俱乐部上下愁云惨淡。由于没能拿到电脑制定的阶段目标的积分,教练已经下课了。这也是系统的Bug吗?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推荐视频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 
分享按钮